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织梦模板(www.adminbuy.cn),专注织梦模板设计制作!
热搜: 市场分析 机床 市场 500强
广告位
当前位置: > 28365365打不开 >

陆铭:十字路口的中国经济

2019-12-07 08:00 [28365365打不开] 来源于:体育网
导读:本报记者 陆绮雯 改革开放后的中国人创造了人类经济史上的一大奇迹:我们融入了世界经济的大环境,我们的经济总量不断攀升,我们再也不用排队领取粮票布票,我们的手里还攥着大把的美元。但是,我们的经济并没有达到可以沾沾自喜的地步。无论是中国经济的

  

本报记者 陆绮雯

  改革开放后的中国人创造了人类经济史上的一大奇迹:我们融入了世界经济的大环境,我们的经济总量不断攀升,我们再也不用排队领取粮票布票,我们的手里还攥着大把的美元。但是,我们的经济并没有达到可以沾沾自喜的地步。无论是中国经济的大环境还是中国人的生活、教育、就业环境依旧面临着众多挑战,中国经济的许多迷惑还需要我们进一步解答:

  为什么中国的富人穷人都疯狂地存钱?

  为什么中国人要把自己挣的钱送给美国人花?

  为什么说中国的长三角、珠三角和环渤海湾地区必然会聚集中国一半的人口?

  为什么我们不必为中国城市的经济集聚而恐惧?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世界银行咨询专家陆铭在其最新著作《十字路口的中国经济》一书中就为读者解答了这些问题。在这本新书出版之际,记者采访了陆铭教授,他将书中精彩的观点提前与读者分享。他提出忠告:“创造了经济奇迹的中国人不仅需要知道来时的路,还需要选好未来的路。”驶上快车道的中国经济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高枕无忧,相反,我们更应该时刻关注前面的路,因为在我们面前,是一个攸关未来走向的十字路口。

  中国经济的转折点来了

  “几十年来,一直都说中国经济处于一个转折点上”,有一次在哈佛大学开会,著名的经济学家阿尔伯特・帕克不无调侃地说。他是韩裔美国人,能讲流利的汉语,陆铭说:“我猜,他的言下之意是说中国经济就是这样一个动态变化着的经济,它没有十分明显的‘转折点’。不过,我认为,中国经济的‘转折点’真的来临了,或者说这就是一个‘新的历史起点’。”

  2008年-2009年恰逢全球经济衰退,中国也未能幸免,中国经济增长速度的下滑难道只是一个短期的经济周期现象吗?这是不是意味着一个高速增长时代的结束?下一轮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在哪里?

  其实,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十分 “动态”的经济,按通常说法,叫作转型与发展中的经济――结构调整是这个经济的 “永动机”。而在陆铭看来,结构调整的第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要在城市化和区域经济布局方面有新思维。不同于其他的大国,比如美国、俄罗斯或者印度,中国只有一面靠海,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而且是国际贸易以海运为主的时代,这注定沿海地带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前沿地带。事实上,在中国过去的发展历史里,城市之间GDP规模的差距要大大高于人口和面积规模的差距,这说明,中国城市的经济规模差距更多地是在市场力量的作用之下形成的,而人口和面积规模的差距则更多地受到了某种行政力量的限制。

  从变化上来讲,中国城市人口的增长速度要明显小于面积的增长速度,这意味着中国的城市扩张主要是面积意义上的扩张而不是人口意义上的扩张,而且这种差别在中部和西部更大。因此,陆铭的判断是,通过城市化和经济活动的集聚,更具体来说,通过建设用地指标和人口更进一步向东部集聚,将可能为中国经济的下一步增长注入新的动力。 “特别是当中国的城市逐步进入服务经济发展的阶段后,集聚和城市化将变得日益重要。”

  另一方面,陆铭认为,中国的结构性调整需要从收入分配入手。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的收入差距总体上呈现出不断扩大的趋势,有研究已经证实,收入差距已经危害到了投资和经济的增长。收入差距的扩大是中国内需增长缓慢的重要原因,同样道理,当中国的城市越来越依靠服务业发展的时候,收入差距的问题,特别是收入增长慢于GDP增长,劳动收入占比不断下降的问题越来越成为制约内需增长的因素。探究收入差距的成因,不难发现,地区间和城乡间的差距持续扩大是总体收入差距扩大最重要的原因。有研究结论显示,当城乡间收入差距扩大的时候,农业人口比重更高的地区人均收入增长必定更慢,从统计上来看, 70%-80%的地区间收入差距可以用城乡收入差距来解释。

  陆铭说: “我特别强调这一点,是因为人们通常会认为经济的集聚发展和控制地区间差距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这是一个根深蒂固的误会。事实上,很多研究都证实,城市化和劳动力流动是有利于缩小城乡收入差距的,而加上城乡收入差距如此大地影响到了地区间收入差距,因此,中国恰恰需要通过进一步推进城市化和劳动力流动来缩小城乡差距,从而缓解地区间差距。这条道路可能要比直接着眼于区域平衡发展的财政转移政策更有效。”

  现在人们都说中国要启动内需,这个口号也提了十多年了,如果不动些结构性的东西,内需怎么启动得了?陆铭告诉记者: “我和我的同事最近几年所做的研究工作,总结一下其实无非两句话,一是 ‘放弃集聚和规模就是放弃发展’,二是 ‘社会和谐和经济发展是可以携手并进的’。”站在中国经济的十字路口,重温这两个朴实而深刻的道理,也许更有利于我们知道未来向何处去。

  中国经济奇迹能维持多久?

  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得先搞清楚一个问题:过去三十年里,到底有没有 “中国奇迹”?

  就前些年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之快,全世界都会认为这是个奇迹,但是是什么制造了高速的经济增长?陆铭认为,我们过去倾向去强调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有其独特的一面。确实,中国经济是有独特的一面,我们没有必要否定。但是,当我们把独特的一面抽掉以后,用新古典经济学的角度来看中国增长的话,中国增长模式并非独一无二, “因为中国的增长无非就是在资本的高速积累,包括外资的进入和中国国内高储蓄率的推动下产生的,再加上中国有人口红利,所以资本的积累和劳动力的高速增长肯定会带来经济的增长。”

  无论是从资本积累来看,还是从劳动力要素的增长来看,陆铭的结论只有一个:中国的速度会放慢。因为,分析了背后的原因就会发现,如果中国的经济增长仍然要维持在年均10%的高增长,那么,全要素生产率就大概需要保持在年均4%以上的增长率,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在过去30年,中国的全要素生产率的年增速也就在3%多。”

  陆铭引用了哈佛教授帕金斯的看法。哈佛大学资深亚洲问题专家帕金斯曾受邀到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演讲,他给出了这样一个判断:未来,中国的增长率下降到年均6%其实是非常正常的,毕竟,中国年均近10%的增长率已经维持了30年,这已经是一个世界纪录。根据他的估算,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基本上在人均GDP达到13300美元(按2005年价格计算)后开始出现经济增长率的明显下降。

(编辑:www.adminbuy.cn)

网友评论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ajaxfeedback.htm
推荐文章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