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织梦模板(www.adminbuy.cn),专注织梦模板设计制作!
热搜: 工程 苹果 市场分析 苹果5c
广告位
当前位置: > 28365365打不开 >

新能源企业急上马潜伏危机(1)

2018-07-22 19:53 [28365365打不开] 来源于:网络整理
导读:中华机械网提供新能源,市场分析等各方面内容,是商人获得新能源,市场分析的最佳网络平台。

记者最近对我国以风能、太阳能光伏、生物质能源等为代表的新能源产业进行调研时发现,由于受到国家即将出台新能源产业扶持政策的鼓励,大批企业纷纷上马新能源及相关产业,形成较大规模的新能源基地已达10余个。虽然遍地开花进而优胜劣汰是许多新兴产业发展常常要经历的过程,但业内人士担心由于缺乏核心技术和核心原料,我国新能源产业发展势头过快潜伏深层危机。

   各地争相启建新能源产业基地

  去年下半年以来,我国各地纷纷上马以“新能源”为主题的产业基地,特别是风电迅速扩张,个别地方甚至出现了“圈风倒卖”现象,即企业以低于生产成本的电价投标以抢占项目,拿到项目后自己不开发,而是以高价倒卖牟利。

  中国社会科学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张安华认为,我国风电机组建成后“晒太阳”已不是稀罕事。内蒙古锡林浩特风电场一些风电机组曾经“晒太阳”3至4个月,有的长达1年之久;河北坝上风电场的几家风电企业的机组曾经变相“晒太阳”,其出力可达30万千瓦,往往只送出20万千瓦。

  目前,我国风电装机超过1200万千瓦,但仅有800多万千瓦的装机容量并网发电,除了部分机组离网发电在起作用外,相当一部分装机容量白白浪费掉。与此同时,风电设备制造业出现了“大跃进”现象:短短5年内我国风机整机制造企业从最初的1家发展到了如今的70余家,另有风叶生产企业50多家,塔筒生产企业近100家,其产能远远超过国内市场容量。

  生物质能源发展和太阳能光伏产业同样均呈蜂拥之势。武汉凯迪公司董事长陈义龙介绍说,2008年以来,打着发展“生物质能源”旗号的各类基地,仅湖北省就有数千家企业,但大都是以发展这一产业为旗号进行圈地。日新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徐进明告诉记者:“2007年之前,我国只有3家企业生产多晶硅,产量不过600吨,但2008年上半年却有近20家企业生产多晶硅,产能高达5万吨以上,几乎占全世界90%以上的产能。”

  “突击上马”源于“产业预期”
采访中,多位专家对我国现阶段新能源产业发展进行了剖析,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特征:现有基地大多由地方政府启建,中央政府并没有明确制定过相关发展规划纲要,也很少在财政、贷款等方面给予优惠;即使是获得有关部门批准的国家级特色产业基地,也主要由地方政府筹集资金规划建设,中央政府并没有或很少直接参与基地开发;许多基地建设仍然以传统的骨干企业为主力,但它们未必具有自主技术创新的动力,甚至受发展思路所限,成为产业发展障碍,这直接导致照搬照抄国外技术生产线的低水平重复现象。

  记者还发现,新能源产业“突击上马”的源头在于巨大的“产业预期”,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市场蛋糕巨大。我国计划在2020年风电装机规模达到1亿千瓦左右,而2008年底风电装机容量只有1221万千瓦,今年我国风电装机容量将可能再次翻番,达到世界新增容量的1/3;国内太阳能光伏组件生产企业受金融危机冲击小,整个行业近5年的平均增长率为40%,为社会提供了近250万个就业机会;在生物质能源方面,国内外对其开发都寄予厚望,认为这是取代传统化石能源的重要渠道。

  ———国家产业政策逐渐明朗。《汽车产业振兴规划》对新能源汽车有倾斜《新能源振兴规划》也正在审核中。柳工集团技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黄建兵说:“按照以往的惯例,国家肯定会在项目审批、银行贷款、企业用地等众多环节对新能源企业‘网开一面’,这对于早就希望能够获得更多土地、贷款政策的企业和地方政府而言,无疑是一种诱惑。”

  ———在金融危机的席卷下,跨国公司纷纷在新能源项目“败走麦城”,而我国新能源企业却逆势而上。2008年以来,跨国公司英国石油公司、原弘产、德国诺德巴克—杜尔公司从中国风电市场撤资;美国第二大生物燃料制造企业VERASUNENERGY公司于2008年10月申请破产之后,已经关闭了旗下16家工厂中的12家。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李俊峰认为,新能源产业发展应“张弛有度”,整体布局。像现在用太阳能光伏发电,一千瓦时成本是3至4元钱,要上规模发展就需巨额补贴,如果企业慢慢积累技术力量和运营经验,等到时机成熟后再提速发展,发电成本可以降到每千瓦时1.5元至1元,这样成本要小得多。

    恶性竞争潜伏深层危机一些熟悉国际国内新能源开发现状的专家认为,由于核心技术和核心原料“两头在外”,我国盲目上马的部分新能源产业有可能引发深层危机。比如核能,核心原料为铀,但我国储备少,需要进口,发展一旦上规模就容易受制于人。

  中国工程院、中国科学院“两院”院士石元春还以太阳能光伏产业为例分析认为,这一产业的核心技术之一是硅材料提纯技术,全靠从日本和德国进口。2006年之前,上述两国只愿意提供多晶硅材料,从中赚取高额利润,2006年之后却突然同意向中国输出相关技术,技术转让经费大幅下降,太阳能光伏企业在中国迅速呈“遍地开花”势头。

  针对这一变化,武汉大学教授伍新木认为,硅材料提纯就是对化石能源进行加工,是典型的重“终端环保”而轻“过程污染”,其背后隐藏着跨国公司联手扼杀中国新能源产业的阴谋。我国一旦同意从2012年开始履行《京都议定书》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的责任,联合国不会对中国大规模发展太阳能光伏产业进行补贴;相反,中国反会因为太阳能光伏生产线属于高耗能产业受到罚款。而日本、德国等国将这一高耗能的产业成功转移到中国后,让中国给他们供货,则可从中赚取数倍的利润。

  一方面是大量企业迅速上马新能源产业,另一方面则是一些企业以超低价参与定价竞争。不久前,在国家能源局主持的敦煌10兆瓦光伏发电招标过程中,某公司甚至报出了售电价格为0.69元每千瓦时的投标价,这一价格不仅远远低于目前光伏发电行业每千瓦时3元钱的价格,也远远低于国际光伏产业的价格。

  对此,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理事长石定寰认为,光伏行业还没有发展到大型企业用资金血拼招标价格、又以低价格采购中小企业光伏产品的阶段,“如果现在就出现上述局面则与国家产业相违背,不利于光伏产业持续健康地发展。”

(来源:世界能源金融网)

(编辑:www.adminbuy.cn)

网友评论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ajaxfeedback.htm
推荐文章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