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织梦模板(www.adminbuy.cn),专注织梦模板设计制作!
热搜: 工程 苹果 市场分析 苹果5c
广告位
当前位置: > 28365365打不开 >

陈光祖:中国汽车工业需要自主创新

2018-07-22 19:39 [28365365打不开] 来源于:网络整理
导读:中华机械网提供汽车,市场分析等各方面内容,是商人获得汽车,市场分析的最佳网络平台。

晓虹:红旗轿车是这样的背景下做出来的?

陈光祖:做红旗就是为中央领导能够有比较高档的车坐。当时没做好,用那种办法不可能做好车,开开可以但做不好。

起步时期遭遇动荡

红旗的诞生是世界汽车工业史上的一个奇迹,一穷二白的中国用锤子向世界说:我们可以!在国际舆论普遍质疑中国政府“经济建设力”的背景下,这与来自原子弹的爆发的震撼异曲同工!

晓虹:在造出第一辆红旗后咱们中国的汽车行业在当时算是什么样的地位呢?

陈光祖:当时我们起步是在50年代初,我们算世界上不错的一个汽车厂,尽管我们都不是很懂,但我们一汽这么大的工厂在国际上几乎是没有的,从平地上盖起来这么大一个工厂几乎没有。像美国都是很老的工厂,丰田过去战后都炸平了,我们盖出这样一个工厂用了三年的时间,世界上都是很好的,当然我们做的是卡车没做轿车,所以从这个情况来看是非常不容易的,起步很好。但是我们做起来以后受影响比较大。

1958年在中国历史上是个“特殊年”,官方称它是“跃进年”,老百姓叫它是“吹牛年”,在“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号召中,各地都传来了“亩产万斤”的捷报,中国的汽车工业也未能幸免。

陈光祖:一个影响就是大跃进,大跃进的时候搞汽车不仅是长春,上海要搞、北京要搞、山西要搞、辽宁要搞、广东要搞、江西要搞,要遍地开花。那个时候工厂十几处就设计出来,不是按一个一个工厂(建设),等于一个标准本一样你拿去这个都去盖,结果全国盖了十几个解放牌汽车厂,大家都干,都是一个样,而且干的一塌糊涂。这是从开始一直到六十年代初,所以基本就在一两万辆之间徘徊。

到了1966年文化大革命,那更热闹了,不用干了还干什么,成天打架。工人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根本不干活,我去了一次一看在那里打扑克,汽车过去了放下砖瓦以后又坐下打(扑克),能搞好汽车吗?

所以到1978年改革开放那一年我们生产了14.6万辆汽车、2640辆的轿车,我们起步不算晚,都比韩国早,也比日本恢复汽车生产早,但是由于我们路线不对,应该是受总的经济建设形势的影响,所以汽车工业一直也没搞上去。我看包括其他钢铁、建设都没搞好,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79年重新上路

经历了大跃进和文革的洗礼,中国开始反思。陈光祖也意识到,中国要想发展汽车工业,必须进行改革,只有改革,才有希望。1979年在山东胶南召开的汽车配件会议,成为中国汽车零配件史上的一个里程碑,而陈光祖也因此与后来的制造大王鲁冠球结下了不解之缘。

晓虹: 咱们谈一下1979年在山东胶南召开的汽车配件会议吧,很多人都把这件事当成中国汽车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也是您工作上的一个里程碑,而且据说在那次会议上您和鲁冠球也结下了不解之缘,这个事情是怎么样的呢?

陈光祖:那个时候叫我当处里负责人,就调我到一机部汽车配件公司,就是现在中国汽车销售公司的前身,是从交通部过来的,因为我比较熟悉零部件,他说你去负责这项工作。派一个汽车局的副局长政治部主任杜志堂(音)当经理,那时候没有总经理都叫经理,我就配合他干。有一个胡亮(音)他是管技术的副局长,思想非常开通,他说你把它改造过来。胶南会就有两种做法:一种做法还按过计划经济,弄下来以后算盘一打给你多少,给他多少,给山东多少、北京多少,往上一报计划一定就完了。我说不行,我们汽车配件要放开一点,要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相结合,允许人家在那里摆摊子,过去摆摊子肯定被抓走了,这个争论了很久,虽然那头多数人不同意,汽车配件一机部汽车配件公司不同意,但是毕竟我的后台几个局长、部长支持我放开弄,所以那个会就基本放开了。

晓虹: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陈光祖:放开了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同时并举。放开以后鲁冠球就去了,鲁冠球开了三轮车,还拿个柜子去的,去了以后他进不去。有人告诉他说找陈光祖,他说我哪认得陈光祖,有好几万人呢。那怎么办呢?他可能是找浙江省机车配件公司的金洲(音)经理,叫我批了一下,同意进会场,我就是敢干,就是放开了。当时很多人反对,但是还是有开明的领导来支持我,我就这么干了,所以鲁冠球进去了。

但是这个事当时我不知道,后来有一次吃饭的时候鲁冠球说陈总这杯酒专门敬你,我说你干吗敬我?他说了这个事,那时候进不去找了谁,我说对不起那个时候我不认得你鲁冠球,但是你这么说我好像有一点印象,后来人家还说我把农民都拉进来了,因为具体负责都是我,鲁冠球跟我说的这个事我才知道。

晓虹:当时像鲁冠球这样的情况多不多?

陈光祖:不多,在外面多,外面乱糟糟。

晓虹:他们进不去这个门对他们有什么影响?

陈光祖:会场进去了,鲁冠球说我拿到七十万的订单,不过在外面可能只有二三十万,还是搞得好的。

晓虹:可以说您成就了他的事业。

陈光祖:后来他告诉我我才知道这个事,我说对不起现在你是名人,那个时候我不认得你。

那次会后不久,陈光祖建议为了加快汽车配件的市场经济进程,成立一个全国性的汽车配件营销中心,用常年展销,实行供销部门面对面洽谈的办法和推出新产品等方法来替代“骡马大会”。陈光祖认为,汽车工业要发展,必须要打破界限壁垒,各个行业之间应该有更好的协作和配合。 一定要创新,要改革。

陈光祖:这就是我现在一再主张的打破围墙、篱笆,我写了好几篇文章,就是因为我们界限太清楚了,你的、我的。现在是行业之间已经模糊了界限,IT业以后界限要模糊,我们现在好像存在一道一道墙、一道一道沟。比如说我是汽车(行业)的,你是玻璃(制造业),不是汽车的不支持它,不给钱。我们到现在这个问题没解决。

“即便中国汽车垮了,也要自主、也要创新”

中国的汽车工业发展到今天,距离50多年前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对此,陈光祖依然不满足,他认为2009年将会是中国汽车行业生死转型的年头。汽车进入家庭,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晓虹: 您多次强调过进入新世纪国际汽车产业的重大特点就是一个“变”字,对中国来说这个“变”字都体现哪里呢?或者我们应该注意什么呢?

陈光祖:不仅仅是汽车工业,我觉得现在进入到信息社会的时候一定要变,变就是改革、就是创新,如果不是这样你怎么能跟上时代的要求?比尔.盖茨说“微软永远是在生存”,他说我一年半没有创新就会关门,而且微软唯一不变的东西就是“变”。我们的很多事情干了十年、二十年还在那里干,你说能成为一个世界的汽车强国吗?不可能!我们为什么创新,思想问题是最主要的,没跟上。满足于多少辆、满足于赚钱,不满足于我的生存与发展,在信息社会第一是生存,第二才能发展,所以这是非常重要的,到现在问题还没解决。我们应该改造国营企业的钱都白花了。

晓虹: 您还有一个观点发表在博客上,说2009年将会是中国汽车行业生死转型的年代,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和说法呢?

陈光祖:国家振兴规划,国家非常重视汽车产业,因为汽车产业搞上去可以推动保内需、保民生。我们搞了一千万以后到底是追求数量还是追求创新,一千万之后我们就追求两千万、三千万。我说即便中国汽车垮了,搞不成了也要自主、也要创新,即便是失败了我们也要走这条路,不能干到一千万辆还是外国的东西。你开一个饭店没有厨师,要吃什么我去找给你吃,那能行吗?我们本身最主要缺的这块应该补上,我们没有去做,韩国都做到了,我们都没做到。

“我们的汽车只是开始进入家庭”

晓虹: 刚才您说到一个数字,一千万辆在中国的汽车产量上它是一个坎儿?

陈光祖:应该是个坎儿,是转型的坎儿。

陈光祖:刚才讲了今年我们是世界第一,过去日本是一千一百万辆、美国是一千万辆,今年日本和美国都低于一千万辆,我们超过一千万辆所以我们变成世界第一。所以我就说这个东西不值得说得太多,炫耀我们自己,好像我是世界第一。只是跑步当中最能跑的跌倒了,你跑到前头去,并不等于你有真正的能力能够成为真正的第一,所以说要狠狠的转型,中国这个一千万辆的坎儿应该去创新,这是最主要的。

陈光祖:中国有十三亿人口,现在轿车才多少?全国保有量是6200多万,轿车大概4000万不到,我们有多少人口?有多少家庭?最少有4亿家庭每一家都有一辆汽车就需要4亿辆。现在全世界平均是6.5人一辆汽车,我们现在接近28、29人才有一辆汽车,远远低于世界水平,和美国更不一样,美国是1.24人就有一辆汽车,去掉老人、小孩就是一个人一辆,日本1.4、1.5,印度、巴西、俄罗斯都比我们高,所以我们并没有进入家庭,更没有进入农民的家庭,农民就要走路吗?所以我跟几位记者说,我们汽车没有进入家庭,现在只能说汽车开始进入家庭。

“汽车不是技术搞起来而是社会搞起来的”

我最近写一篇文章已经写好了,就是“农民三步走”,现在是进入农民的实验阶段,今年大概增加一百多万辆,这个三年里面每年增加一百多万辆,这属于实验阶段;第二阶段叫梯度转移阶段,现在可能东部农民好了,西北怎么办?第三阶段是初步普及阶段,可能四、五家农民就有一家有汽车了,这个得到2030年左右,实验阶段大概三年到五年,现在都进入家庭不可能,梯度转移大概要花个十年,真正到西北那边去,包括新疆、南疆都有汽车。所以还没有完全普及,因为完全普及一年要生产5000万辆汽车,那是不可能的事。

(来源:腾讯科技 )

(编辑:www.adminbuy.cn)

网友评论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ajaxfeedback.htm
推荐文章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